Atom Atom
呼噜呼噜

灵魂之种

  • 2017-3-5 04:04
  • 1444
  • 0
  • 0
  • 0
  • 0

    黑鸦堡番外

    夜里很静。
    雪夜一向安静,壁炉里正烧着冒险者们从储藏室找来的木炭,间或爆发的“噼啪”声和雪扑簌簌落到世间的声音混在一起,催人睡眠。奇诺娅抱臂坐在厚实的地毯上,这的确是个富裕人家,以深红为主调的地毯触感柔软,极好地隔绝了本该有的寒冷,半精灵侧面几步就是壁炉,火带来的温暖让她放松下来。
    “啪嚓”。
    树枝被雪压折的脆响惊动了半精灵,她不自觉地将视线投向窗外——那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女诗人站起来,将与深夜有关的诗抖落在燃烧的火里。
    “你打算去哪儿?”洛克·亚历克压低声音,他转过身子对着准备出门的诗人,那姿势不太好受。
    奇诺娅用大拇指戳向层中庭:“出去看看,顺便醒醒神。”
    人类战士点了点头,他转回去坐着,也没有对诗人有些粗鲁的行为作出多余评价。半精灵掩上门,她注意没有发出声响。走廊里还算亮,尽管光被云层遮蔽,但雪地的反光和与生俱来的夜视足够诗人安然行走。
    奇诺娅首先去了餐厅,之前点上的蜡烛还没有完全熄灭,橘色的光芒跳跃着,多少让人感到安心。诗人拿起烛台,在象征性地查看音乐室后,她折返回到层中庭,就在她往楼梯的方向迈出步子时,一阵怪异的感觉笼罩了她。半精灵几乎是立刻就发现手上的烛台不见踪影,她停在原地,让自己沉浸在古堡内封闭的空间里……她感受到怪异的来源是储藏室。
    “亚历克先生,请跟我过来一下。”
    战士被悄声无息出现在身后的同伴吓着了,他慌不迭地点头,随后用手撑起自己跟着半精灵来到储藏室。
    “……”
    “……我的确用掉了好几块菌丝奶酪,还有宝石彩椒,”洛克清点着隔板上的物资,“啊,奶油梅干也回来了。”
    对烹饪一窍不通的诗人皱起眉头,她听不太懂对方报菜名一般的喃喃自语,但她至少可以理解一点:“您是说……原本已经用掉的食材又变回来了?”
    “啊,是的。”洛克站在原地,看起来手足无措。
    奇诺娅想起了之前的闲谈,用过晚饭后实在无聊,冒险者们就带着从储藏室找到的梅干和战士泡的甘草茶开起了茶话会。遗都出身的昆蒂娜很擅长闲谈,她几乎把战士从小到大的经历都掏了出来,洛克也是个愣头青,昆蒂娜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这样的老实人迟早被骗得一个子儿都不剩。毫无疑问的,这是洛克·亚历克第一次出门冒险。
    意识到身边的战士大概指望不上,半精灵转身走向楼梯。
    悬浮在空气中的时钟散发着荧光,这让半精灵不用将烛台靠近也能看见时间,现在恰好是十二点整,旧的一天过去,新的一天到来。
    “还是没法上楼。”诗人叹气,她转回去看着跟在她身后的战士,“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结果同诗人料想的一样,一切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在他们没注意的时候,原本快烧到底的蜡烛也长到了使用前的长度。
    “不如先叫醒其他人吧,一起研究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他们已经回到层中庭,洛克的手已经搭在了厚重木门的雕花上,两个人确实讨论不出其他结果,女诗人只能赞成战士的提议,将同伴依次叫醒。
    “十二点整,一切回归原样?”尼格勒低下头,在场唯一的法师自顾自地嘀咕着什么,“一切老师倒是讲过一个故事……仙女的法术?”
    “那么二楼呢?”雅丽蒂亚偏头,“现在能去吗?”
    “刚刚试过,上不去。”
    奇诺娅看着窗外,现在雪已经停了,洁白的地面让城堡四周的枯枝更为清楚地显现,怎么看都该是一个荒凉的废墟。
    有什么人从她身边走过。
    “唔……”
    那是尼格勒的幻影。
    半精灵诗人大步跨到沙发前,她握住翼族少年的肩,年轻的法师蜷缩起来,他用手肘顶住自己的腹部,这有利于减轻痛苦。
    “你们先去吧,跟着那个影子,”奇诺娅头也不回,她的手按在尼格勒背后,“乔治亚,能麻烦你去餐厅拿一些手帕来吗?他流汗了。”
    等诗人、法师和夏神牧师来到景观室里时,正巧看到洛克将之前摆在桌子上的手镜拿起来。
    “那个幻影指向镜子之后就消失了,”洛克说,“所以我就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啊!”
    “怎么?”
    “是月亮!”
    奇诺娅看向窗外,那里什么也没有。
    “是镜子里的月亮。”瑞图宁的信奉者语调平和,她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或者说她没有将这种惊讶表露在外。
    “……照照那两个柱子。”
    尽管没有说明,但战士很快就理解了翼族的意思,他跑出去,回到起居室可以看见外面的窗户前,这里还是他和昆蒂娜最先发现的。和下午看到的腐朽到不成样子的秃木头不同,镜子里的柱子上有两只乌鸦,看起来完好无损、神采飞扬。洛克看了看镜子又看了看窗外,他将这个发现告诉了跟在后面的同伴。
    “我们四处看看吧。”雅丽蒂亚提议,“仔细找找,多少会发现些东西。”
    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在经过仔细搜索后,冒险者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最后他们决定先睡一觉,等太阳照到头上,再借着日光仔细搜查。
    很快到了早晨。
    在整理完毕后,尼格勒拿着镜子照向窗外。镜子里除了本就有的无边雪原外,还能看见远处的石栏,石栏旁还有完好的门廊。
    “啊——好饿——我们先吃饭吧——”
    来自遗都的盗贼伸了个懒腰,她看向洛克,无声地催促对方。人类战士应了一声,很快进了厨房。
    在等待的时候,雅丽蒂亚翻来覆去地研究着镜子:
    “你们看。”
    春之女神的信者伸出手,让镜子平滑的正面对着厨房,她的同伴可以透过镜子看见厨房里两个正在做饭的女佣。
    “这可真是奇妙,我们重叠在一起,却没法察觉对方。”
    半精灵诗人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瑞图宁牧师的话触发了她的思绪,这让她不由自主地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高等精灵也没有去理会发起呆的诗人,她似乎对正做着饭的女佣起了莫大的兴趣,于是便一直透过镜子观察。
    直到理出一些思绪,诗人才从自己的想法里上浮,她刚一抬头,就看见举着厨刀的人类战士洛克·亚历克。
    “快看刀子!”
    在半精灵来得及反应之前,战士就将锋利的厨刀塞给了她,透过道具的侧面,诗人可以看见观景室里正在用餐的一家人:一对中年夫妻,一个看起来20多岁的青年和一对五岁左右的女孩。
    “但是,我昨晚做饭的时候明明什么也看不见……”
    奇诺娅将厨刀还给洛克,说:“也许等等我们就会知道原因,看起来我们必须在这里待更长时间。”
    “瑞图宁女神在上。”雅丽蒂亚感慨,她透过自己的手镜看着正在用早饭的一家人,“也许我们呆的时间足够长才会出现新线索,要是时间足够了,镜子里的人说不定会爬出来呢。”
    最后的假设太过离奇,连发言者自己都没把它当真。
    “也许只要透过镜子一样的东西就能看见。”乔治亚走近餐桌,她将手搭在椅背上,从手镜里看来,夏神牧师的手和那两个小姑娘中较高的一个重叠在一起,她扭过身抱怨着什么,也许是不想吃青菜。
    “用这个吧。”奇诺娅将几把小刀拍在桌子上,没人看见它们是从哪里来的,“把这些放在合适的地方。”
    “……封住的门、起居室、二楼的钟表、娱乐室、观景厅都挂上吧。”因为施法而痛苦的年轻翼族已经好转不少,“要是小刀不够,还可以用餐刀。”
    人员配置很快就确定好:乔治亚负责音乐厅和餐厅、尼格勒留在观景室,昆蒂娜负责娱乐室,洛克站在楼梯处看着层中庭和起居室,奇诺娅负责被封住的门。
    接下来要做的就只剩等待。
    黑鸦堡主人的生活可以说是十分规律,洛克看见女主人在用过早饭后拿着食物上了二楼,青年跟在她身后。男主人从人类战士眼前走过,最后又落进走廊尽头的奇诺娅视线里,最后他向右一转,进来画室。那两个小姑娘偶尔会出现在他们眼里,映在镜子里的她们毫无疑问是笑着的,而站在这里的冒险者们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诗人透过弯刀看着脖颈上冒出细密汗珠的女童,她转过头,走廊里只有透过画室的玻璃窗投来的光。
    尼格勒百无聊赖地坐在观景厅的凳子上晃着腿,他转过头看看窗外,天晴了,雪积得厚,十分适合跳上去打滚。就在他转回来举着小刀时,小刀边缘里什么东西闪过,翼族少年仔细去看,发现那是白瓷茶具的闪光。他接着观察座位,了解到十点正是这家人喝茶的时候。
    昆蒂娜没正紧地摊在娱乐室的小窗台上,那里铺了绒毯,还有塞满了绒毛的靠枕,这使盗贼可以舒适地歪在那儿。她半眯着眼睛享受阳光,感到守夜的疲劳逐渐恢复。直到十一点,她才等来那对中年夫妻。
    没过多久,春之女神的信奉者也来到娱乐室。
    “日安,女士。”
    “啊,日安。”半精灵抬手掩住一个呵欠,她眯起眼睛瞧着高等精灵,发现对方没有任何不快的表示,随后昆蒂娜向旁边挪了挪,在小窗台的另一边留下一个抱枕。
    “我在这里看着他们玩了整整半个小时,太无聊了。”
    在整理完衣裙的褶皱后,雅丽蒂亚才转向队友,回答她的抱怨:“也许我们可以聊聊天。”
    遗都和菲薇艾诺对于对方来说无疑是新鲜的,而提到菲薇艾诺则必定提到柯宁,提到柯宁就自然会提到精灵创造者的哥哥柯旭,一旦提到柯旭,瑞图宁就不得不提了,这条联想链在雅丽蒂亚看来十分自然,很快,两位女士的谈话内容就变成了瑞图宁牧师的宣讲。
    “……春的旨意就这样被风捎往各地,象征生命的花朵再次绽放,新的循环再度开始。”
    洛克·亚历克端着乘有三明治的餐盘进入娱乐室时,恰好听到这么一段。人类战士忍不住停下脚步,这反倒吸引了女士们的注意,昆蒂娜带着些故意的讶异看向他,雅丽蒂亚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我来送饭。”洛克举起餐盘示意,为了方便监视,三明治就是所有人的午饭。但好在洛克手艺不错,蔬菜和肉片搭配十分得当,酸甜的果肉和清脆的绿色蔬菜带来的清新与有着独特风味的咸熏肉融合在一起,再加上调配好的酱料,这样简单又不失美味的午饭满足了冒险者们的胃,稍微解除了些监视的疲劳。
    乔治亚坐在餐桌旁的靠背椅上,所幸这里的餐盘都十分光滑,足够人看清上面的影子,这帮助夏神牧师看见那个举止奇怪的人。他自如地行走在本该坐满了人的椅子间,仔细查看每一处地方,这个由寒冰构成的影像在寻找无果后,趴下身开始敲地砖。他的举止和被女神遣来寻找失物的冒险者们一模一样,不出所料地,他也被某种不可见的物品拦在了通往第二层的阶梯上。
    “也许他和我们一样,在寻找‘那个’东西。”
    这个未知的人影带来的波澜很快就散去,冒险者们又恢复了无聊的等待。
    也许是漫长的等待太过无趣,也许是连夜的查找带来的怠倦,除了昆蒂娜·普利斯特利,屋子里的人相继睡着,这时太阳还算在天空正中,屋子里有些阴暗,但女神的庇佑又让冒险者们不至寒冷,客观来说,是适合睡眠的条件,这怪不得他们。
    乔治亚睁开眼,她皱着眉头看向手里的刀具,映在里面的景象惊得她一个激灵。
    一个穿长袍的人站在她眼前,他说着些什么,接着他向音乐室的某个方位砸去火球。乔治亚赶忙将调整小刀的方位,她只来得及看到小女孩身上燃起的火焰。
    与此同时,尼格勒在观景室看见了女仆的尸体,管家则死在奇诺娅所在的锁住的房门附近。
    乔治亚跟着大跨步的不速之客,他正四处翻箱倒柜。其他人也发现了情况的变化,他们开始探查自己所在的区域是否有其他遇难者。很快,跟着黑衣人而来的乔治亚就和其他人汇合在画室,所幸这里空间实在不小,装下四、五个人绰绰有余。
    男主人和青年正躺在他们眼前。
    一路跟到这里的夏神牧师和看见她的动静自发移动到这里的人呆愣片刻,最后他们决定先移动到起居室交换一下信息。
    “也许我们昨天什么也没发现正是因为……”半精灵诗人停顿了一下,她用手摩挲着手中的茶碟,雅丽蒂亚泡的花草茶有股令人安心的熟悉,“因为我们来的时候,这里的人已经被杀光,所以只拿镜子看看是没什么发现的。”
    “嗯……但我在娱乐室什么也没看见呀。”昆蒂娜歪着头,她往嘴里丢了颗梅干。
    奇诺娅忍不住叹气:“实在抱歉,不知怎么的,我就睡了过去。”
    “对不起,我也……”
    “其实……”
    “……”
    这也许的确是某种命运或魔法的捉弄,他们在该警惕的时间睡着,放任真相从眼前溜走,时钟又走到四点,今天可以算是一无所获。
    “也许,我是说也许,”拉玛信徒提出一个假象,“我们在同一天里不停循环,而之前那个冒险者,被杀的这家人也有各自的循环,我们都停留在自己的一天里,并且相互平行无法接触。”
    “……倒也不是不可能。”尼格勒回应。
    “您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吗?”半精灵诗人再次确认,“或者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又说不出来?”
    “娱乐室又没有门,我也不会一直往外看,再说镜子也没声音嘛——”
    没有收获令人灰心,但好歹冒险者们不必担心物资供应的问题,他们决定继续监视。经过讨论后,除开从被锁住的门附近移动到画室门口的奇诺娅和监视层中庭的雅丽蒂亚,监视位置基本照旧。蜡烛被分给人类和翼族,他们约定由精灵每过一小时报一次时,有弯月的使用弯月,没有弯月的靠吼。
    从六点到十点,什么也没有发生,
    在雅丽蒂亚再次注视时钟时,乔治亚说过的、那个有着冰结身体的人出现在楼梯。瑞图宁牧师很快用弯月通知了自己的同伴。
    “他……他脖子上多了什么东西。”
    急忙跑来的乔治亚气息有些不稳,当她赶到的时候,那个人正往娱乐室的方向走。
    那似乎是个乌鸦图案的吊坠。
    在冒险者们的注视下,那个人从口袋里取出什么东西,并把那东西放在娱乐室的棋盘下面。春之女神的信者几乎是立刻就拿起棋盘,那里当然什么也没有。
    “也许我们只能等第二天再看一遍了。”洛克挠了挠脑袋,他看着那个人从大门离开,对他来说,阻挡自己的力量就像是不存在。
    时间很快到了十二点,这正是第一天烛台从手中消失,储藏室的物品恢复原位的时候,这次也毫不意外。影像里的尸体逐渐消失,墙壁上的空洞也不见,奇诺娅感到身体一凉,原本藏着小刀的地方又有了熟悉的重量。再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们决定先休息。
    天又亮了。
    由于情报断在下午,这群冒险者便很自然地决定自由活动。乔治亚和奇诺娅在休息室玩着靠胡扯规则取胜的棋,负责守夜的洛克和昆蒂娜将椅子拼接在一起躺上去补眠,雅丽蒂亚和尼格勒则待在起居室里。
    “地精怎么就把我的老虎给击退了?”乔治亚看着对方取走自己的棋子。
    “地精挖了个洞钻过去砍掉下老虎的脚。”奇诺娅一本正经地解释,“……老鹰怎么把我的地精给清出场了?”
    “没兔子吃就只能抓地精……哇!”
    尼格勒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诗人和牧师旁边,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们下棋。
    “怎么了?”诗人问。
    “我想调查一下娱乐室。”尼格勒回答,他发觉眼前的两个人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又马上解释,“我想撬地板。”
    乔治亚和奇诺娅对视一眼,很快,奇诺娅站起来,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和乔治亚一起走到房门口,但她们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看着翼族的动作。娱乐室的地板很快被全部敲开,在失去地板的隔离之后,整个娱乐室变得寒冷难耐。
    这时候时钟的指针已转过十二点,前来接班的昆蒂娜拒绝进入娱乐室:“你是可以飞,考虑一下我们这些靠脚走路的。”
    “看来只能你们调换一下位置了。”奇诺娅似乎很乐意看到这样的状况,“累就坐在桌子上吧,冷可以把窗帘拆下裹在身上。”
    “我可以将我的大衣借出来。”雅丽蒂亚说。
    尼格勒回头看了下已经一片狼藉的娱乐室,对翻找出御寒大衣的春神牧师道了谢。
    冒险者们继续看下去。
    昆蒂娜在观景室里看着两个小女孩为了一个娃娃起了争执,她们吵着嘴,很快赌气跑到不同的地方。盗贼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同伴,乔治亚可以看见其中一个跑进自己所在的音乐室,她抱住自己哥哥的腿撒娇,随后她的哥哥就为她弹奏了一首音乐,他们看起来关系很好。
    两点多的时候,昆蒂娜通过窗户看见在外面院子里玩的女孩跑上楼,奇诺娅看见男主人来到画室,站在层中庭的雅丽蒂亚则看见女佣走上二楼。
    快到三点,有人来访。
    管家上前开门,雅丽蒂亚看到那正是之前的法师。管家带着他上了楼,过来一会儿,他自己下来了,很快又端着托盘再次上楼,应该是去送茶。
    三点过一刻左右,战士看到法师怒气冲冲地走下楼,径直走进画室。
    奇诺娅看见怒气冲冲的法师在争执中杀死了屋主。
    同时,乔治亚看见青年人发觉了什么,让自己身边的小姑娘藏好,随后很快跑出音乐室。
    奇诺娅看见青年人同样被法师杀死。
    昆蒂娜看见马厩附近的管家被杀死,两位女仆也没幸免于难。
    雅丽蒂亚看着那个人从眼前经过,径直上了二楼。
    很快到了四点,冒险者们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接下里的气氛有些沉闷,用晚餐时几乎没有人说一句话。
    今夜没有下雪,城堡外的时间普通地流过,城堡内的时间却被定格在那一天。冒险者们集中在起居室,他们围拢在壁炉旁,照旧喝着甘草茶。墙上的壁画不知用什么手段被破坏,墙皮落了一地,但现在没人关注那个。
    “如果一直看着那个棋盘,”半精灵诗人突然说话,“被动过就会知道。”
    这的确是个办法。
    很快,他们就商量出该怎么合理安排守夜,让法师和牧师得到充足的休息:盗贼、诗人和战士先睡,尼格勒待在娱乐室直到十二点,等一切恢复原状后,再由不用经由休息以回复法术位的人来接班。
    到了七点多,夜色还未完全消退,天光蒙蒙发亮时,奇诺娅从小刀的影响中看到有两个人走进房间,他们都是冒险者打扮,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胸前还挂着弦月——他们是在两年前来的这里。这两位在两年前来黑鸦堡探索的冒险者相互说了些什么,然后后其中一个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张字条。
    由于还费了些时间摇醒同伴,诗人只看见几个关键的字眼:
    无名之城的衍冬裔、线索、女神的失物、从镜中拿取。
    “……在镜子里?”雅丽蒂亚还有些没会过意。
    雅丽蒂亚手镜里将一切反映的很清晰,他们拿出一柄剑,站在棋盘前,像这里的冒险者们之前监视时做的那样照出棋盘,随后将手伸向小刀——
    接着影像一片漆黑。
    在询问其他人意见之前,奇诺娅将从观景室拿到的镜子照向棋盘,随后,她没有丝毫犹豫地将手伸向镜面。诗人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理应存在的阻挡,镜面出现了水一样的波纹。
    “!”
    有什么东西拽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似乎想将她拽进镜子里。
    身为诗人,但同样也是个战士的半精灵不自觉地笑起来,她同未知的东西较上劲,反而把那东西拽出了镜子。
    ——那是,“自己”。
    一旦最开始的惊讶过去,诗人很快发现自己和对方的不同,自己被石像鬼抓伤留下的疤痕在右眼,而对方的却在左眼。
    ……就像是自己映在镜子里一样。
    就在这时,镜子忽然大幅波动起来,其他几人的镜像也接二连三地涌出。
    这实在是非常滑稽又令人惊恐的场景,诗人并不是没有听说过镜像,早在两年前她就从一同战斗的冒险者那里知晓这事。现在要做的十分明确,只需要打就成了。
    诗人很快朝镜像昆蒂娜射出一支箭,这支箭被镜像人类战士挥剑拦下,接着他又打下好几支朝自己投掷的小刀,可以看出洛克虽然初次踏上冒险,却有着足够的经验,奇诺娅只希望这边的洛克也能发挥出这样的好身手。
    高等精灵拔出自己的轻剑,她从侧面切向收敛起自己的气息准备偷袭尼格勒的镜像盗贼,镜像昆蒂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勉强招架,却不料背后一痛,正是尼格勒用自己的防身短剑捅向她。洛克·亚历克从正面攻向镜像法师,吸引了对方的大部分注意,人类战士的动作十分敏捷,当他受伤时,夏神牧师会及时释放治愈的神术。就之前尼格勒的经验来说,他们本来避免使用神术或诗歌的,但自从一次雅丽蒂亚不得不使用神术支持昆蒂娜后,他们惊讶地发现自己并没有法师那样的限制。双方的夏神牧师都意识到这里不适合释放天炎或神雷,因此她们都默契地选择支持战友。
    尽管有着一定的能力,但洛克作为冒险者的经验仍远落于奇诺娅,他的镜像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他落败于半精灵诗人是很正常的事。至此为止,镜像方面已经损失了两人,在这样的差距下,他们很快就一个个被送回自己的世界。
    当战斗结束后,雅丽蒂亚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找到一个单片乌鸦翅膀的吊坠,从上面可以感觉到明显的神力,这大概就是女神要寻找的物品。
    在此之后,女神将冒险者们送回到暗月城,并如约修复失去的土地。
    而正如拉玛信徒所分析的那样,他们从离开暗月城到回来,只用了一天。如果没有找到女神的失物,他们也许会一直在黑鸦堡中徘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参与评论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