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 竹子
…………
  • 2017-2-16 23:57
  • 493
  • 0
  • 0
  • 0
  • 0

    初探黑夜

    竹子 于 2017-2-19 23:29 编辑

    字数:6689

    我:我老觉得破坏壁画期间,会掉下来的东西叫做饼干碎屑,于是总觉得“破坏”壁画变成了偷吃掉了壁画,但既然是要“吃”掉谁的画,就应该吃深爱的珂旭的啊

    小伙伴:男朋友哪里舍得吃……先把情敌吃掉!

    我:于是Althea应该先吃掉某个自己不信仰的女神(优泽),然后再把自己的女神瑞图宁也吃了。在情敌都清理干净了之后,忽然发现已经吃撑了呢。

    ※※※※※※以下正文※※※※※※

    雅丽蒂亚站在人群当中,聆听女神的话语--虽然这位女神并不是她付出信仰的那一位,但她还是低下头,做足了一副谦卑的样子。当众人都在犹豫不决时,她小声对面前的人说:"请让一让。"。

    人们为这位牧师让出了足够她通过的道路,她走到了那位漆黑的女神跟前,搬出了居住在尤尔-艾佐的平民面对贵族时的恭敬态度,向女神弯腰致意:"雅丽蒂亚·春之女神的侍奉者愿意为您效劳。"

    除了雅丽蒂亚之外,愿意为女神效劳的还有带着琴的半精灵战士奇诺娅、愤怒之主的牧师乔治亚和灰色头发的翼族法师尼格勒。雅丽蒂亚看见他们的一瞬,显得有点惊讶,她和他们曾经在悲荒遗孤所引发的浩劫中并肩作战,而他们也马上认出了她。

    再见到翼族少年,雅丽蒂亚那颗不安定的心又再次开始蠢蠢欲动。她很想请求他让她摸一摸他那对毛茸茸的翅膀,但这个想法硬生生地将以太从她的心灵深处挖了出来,血淋淋地丢到她的面前。她好想说一句:"瑞图宁在上!",然后捂着脸走开,但作为高等精灵的那份矜持却把她的脚死死地黏在了原来的位置。

    "我们又见面了,女士。"奇诺娅向雅丽蒂亚打了声招呼。

    雅丽蒂亚将垂落下来的一绺头发拨到耳后,然后温柔地对再一次成为临时同伴的几人微笑点头。春之女神侍奉者的惯用面具再一次拯救了她,使她不至于在陌生人面前显露出作为高等精灵的骄傲,或者不合时宜地流露出过于强烈的情感。

    有一些过于热心又太过不了解她的人认为,雅丽蒂亚在得知自己受到悲荒遗孤的蒙骗时,应该会为人心的险恶而感到可怖。她会因为昔日同伴的背叛而在独自一人时伤心落泪,但在别人面前又要因为身为珂宁造物的骄傲,而努力地把泪水藏在心里。

    雅丽蒂亚至今仍然不明白,为什么那个雪精灵牧师会对此深信不疑,并且挖空心思想要协助她从这个心灵困境中走出来,这实在太过可笑,也沉重得令她无法接受。

    事实上,还有一件事使雅丽蒂亚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个隐居在雪原里的乡下姑娘,操着一口雪精灵方言,甚至连一句正经的通用语都说不好,竟然也能把自己对她的偏见推销给她的师傅和两位兄长,使这些人也跟着一起瞎胡闹。

    雅丽蒂亚将这些人全部推到了一个角落,让他们和已经死去腐朽的那些人待在一起,开始和奇诺娅等人寒暄起来。

    这里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还站着一男一女。那位男性是一位人类战士,而女性则是位半精灵盗贼。奇诺娅看向他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然后率先把自己的名字和职业告诉了新来的这两个人。

    雅丽蒂亚也紧随其后,展示了一下复活者的圣徽和手里的琴,将自己的名字又说了一遍。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些小点心分给众人这些都是她的兄长月见草特意为她准备的,但在新一轮的冒险开始之前,就已经快被她吃光了。

    在尼格勒和乔治亚都自我介绍之后,那两个人也报出了自己的姓名。那个半精灵女盗贼名叫昆蒂娜·普里斯特利,而那个看着有点紧张的人类战士则是叫洛克·亚历克。

    “二位是之前就在城里了,还是新近才来?”奇诺娅问道。

    “我是在战后休整时才来的。”昆蒂娜回答说。

    洛克点了点头:“我也是。”,他本人的声音非常的洪亮,他动作时盔甲所发出来的哗啷声大得简直可以惊醒一头沉睡中的巨龙。

    雅丽蒂亚因为他的粗鲁而在心里叹了口气,脑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符合血脉之理极端价值观的想法:他们是库瑞比克最初的生命;他们存在的历史比高等精灵都还要悠久,他们还是最英俊的男神——瑞图宁牧师为自己对男色的过度追求而感到了羞愧,于是她将放在神名之前的修饰语改换了一下——世界的建设者珂旭亲自创造的眷民,但在很多事情上,他们都显得不够稳重。

    女神扬起她那美丽的手,黑暗就把雅丽蒂亚整个吞没。

    雅丽蒂亚感觉自己一直在移动,仿佛有个什么人将她丢进了一个巨大得能够完全把她装进去的箱子里头。有一个或者多个力大无比的力士将箱子搬了起来,想要把她带往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光之子的信徒认为,如果失去了光,整个库瑞比克世界就会进入一种黑暗而失序的状态——虽然目前只有雅丽蒂亚(或者还有她的同伴)失去了光明的引导,但这对她本人来说已经足够可怕。她在黑暗中摸索着,很快就从行囊中找到了她想要的那件东西。

    雅丽蒂亚刮擦了一下手里的打火石,但并没有火花出现。她认为这可能是因为眼睛无法视物,使她失去了准头。于是她又试了试,仍然失败。正当她想要把这个情况告知队友,在她的斜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能够看见光明的小洞。

    根据洞口的高度,雅丽蒂亚认为这个小洞应该是由那位小个子翼族制造出来的。她安静地移动到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他为她让出了一个空隙。雅丽蒂亚在非必要的情况下,几乎不会使用暴力,但见过她使用弓箭的人都不会否认:她是个很不错的射手

    精灵射手的敏锐视力使雅丽蒂亚轻易就看清了窗外的事物,在他们的正下方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经过悲荒遗孤制造出来的这场灾难,她对这种寒冷的环境已经没什么好感,但出乎意料地——她此时并没有感到任何一丝不适,她甚至觉得这里的温度非常适合午睡,这应该就是那位漆黑女神给予他们的福利。

    雅丽蒂亚想起了她在迷宫时的经历。当他们一行人站在 希斯(也就是那个自称希的男童)身边时,一切能使人不寒而栗的气息都会马上远离。也许所有为神祇服务的人,都能得到这样的福利。她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知队友,既然 希斯并没有在他们面前亮出身份,而他让他们去做的又是那样的一件事情,她觉得他大概不会希望她离开那里之后,将那段经历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雅丽蒂亚为自己的谨慎怡然自得时,洛克和昆蒂娜都在“墙壁”上各自挖开了一个小洞往外看。

    雅丽蒂亚皱眉瞪了他们一眼。

    昆蒂娜忽然说道:“那边好像有些什么。”

    乔治亚凑近过去看了看,尼格勒也好奇地挤了过去,而雅丽蒂亚则选择站在原地询问道,“是什么呢?”

    他们向雅丽蒂亚招了招手,于是她就快步走了过去。在纯白的雪原中,巍然耸立着一座漆黑的城堡。他们距离那座城堡越来越近,这栋建筑的轮廓变得越来越清晰。

    “那里就是黑鸦堡。雅丽蒂亚再次听见女神的声音,她站直了身体,做出了一副专心聆听的样子。

    “请问我们该做些什么?”奇诺娅问。

    “吾辈有一物被人带入了黑鸦堡中,尔等进入将其寻回即可。”

    “是什么东西呢?””尼格勒问。

    “黑鸦堡内不同于外界,寻回此物,尔等方可从中全身而退。”女神并没有回答法师的疑问。也许神祇并没有养成回答凡人问题的习惯,雅丽蒂亚心想。

    女神对他们说:“合上眼睛。”,雅丽蒂亚来不及多想,就已经下意识地听从了女神的话语。她听过一些说法,如果在不适当的时间到处乱瞟,就会永远地失去光明。她不知道如果她继续睁着眼到底会看到些什么,但她认为还是听从女神的指令对她较为有利。

    雅丽蒂亚感觉装着他们几人的那个东西飞行速度加快了。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他们忽然急速下坠——

    “瑞图宁在上!”她在心里呼喊着春之女神的名讳。

    一阵耳鸣声将她笼罩。

    很快,她就重新体会到了脚踏实地的安心感。

    雅丽蒂亚眨了眨眼,看向周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室内。在她的旁边是一个衣帽架,如果他们是被城堡主人邀请到这里来的客人,这时候应该会有位管家彬彬有礼地协助他们脱掉帽子和外套,态度殷勤地请他们进入起居室面见这里的主人。

    “这里似乎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奇诺娅询问众人的意见:“继续前进?”

    雅丽蒂亚点了点头。

    而其他人也没有别的意见。

    奇诺娅点起了火把,推开了左边的室内门,众人跟随着她的脚步走了进去。这扇门通往起居室。

    雅丽蒂亚一眼就注意到了墙上那些精致的壁画,并且很高兴地发现:那位绘制这些壁画的画家让春主站在了春之女神的身边。有一瞬间,雅丽蒂亚眼中就只有她所信仰的女神,以及库瑞比克最英俊的男神,好一会儿之后才恢复了正常的判断力。

    这些壁画风格非常古老,画家所想要表达的内容似乎是神祇创世的故事。在瑞图宁引导了生命之力的流动后,珂旭就开始制定属于这个世界的规则——那个画家可能只是按照创世神话的顺序绘制了这幅作品,而并不是雅丽蒂亚的同道中人,

    奇诺娅检查了一下壁炉,发现里面非常的干净,似乎在不久前刚刚清理过。雅丽蒂亚和其他人一起在房间内到处翻箱倒柜,但都没有什么发现。

    “你们呢?有找到什么吗?”奇诺娅问昆蒂娜和洛克。

    他们两都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任何收获。

    众人走进了餐厅,奇诺娅看见桌上的烛台就马上把它拿起仔细观察,还扭了扭它。雅丽蒂亚想起了一些有关于寻找宝物的故事,主人公就经常在像是烛台啦、油灯啦之类的小东西李,找到钥匙或者重要的线索。

    昆蒂娜和洛克对传说的涉猎程度不高,他们都用一种看怪人的眼神注视着奇诺娅的一举一动。

    雅丽蒂亚打开了收纳柜,她注意到在抽屉里除了蜡烛,还有一些样式古老的餐具——这种款式在她祖父的的那个年代早已经退流行了——也许可以带回菲薇艾诺卖给那些有钱的贵族。雅丽蒂亚几乎就要付诸行动了,但作为高等精灵的矜持死死地按住了她的手,最终她只是取走了一些蜡烛,然后就恋恋不舍地将抽屉关了起来。

    众人拉开了餐厅左侧的帘子,里面是一间音乐室。在房间的左面有一扇窗,四周装饰着珂宁及其从神的装饰物。这些装饰品大体上是一脉相承的,但之间的风格差异有点大。雅丽蒂亚曾经想过,女神的东西会不会就藏在这些小饰品里呢?但作为珂宁的信徒,她实在做不出那种不敬的事情。

    雅丽蒂亚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一张美丽的竖琴所吸引,她忍不住上去弹了一下,竖琴发出了一阵清澈的琴音。她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到了奇诺娅的身上,她很快发现其他人都和她有着同样的反应。在众人的眼神催促下,奇诺娅随意地弹奏了一首乐曲。

    当众人都沉浸在奇诺娅所弹奏的乐曲之中时,昆蒂娜和洛克却站在窗边低声交谈。

    “果然这里也只能看到雪……”

    “刚刚起居室还能看到些石柱子。”

    两人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地传入了雅丽蒂亚的耳中,她走到了他们的身旁,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什么样的石柱子呢?”

    “上面有乌鸦的,应该是城堡的标志吧。”洛克说道。

    之后他们找到了两个储藏室,其中较小的一间放着一些清洁用具。,而较大的一间存放着大量的新鲜食物——不只有肉类还有蔬菜和水果——即便雅丽蒂亚是能够欣赏肉类的美味的那部分精灵,但在看见水果时还是打从心里感到高兴。

    雅丽蒂亚歪头问:“这里有人擅长烹饪吗?”

    奇诺娅耸了耸肩:“如果只是饱肚子的话,我大概是没问题的。”

    尼格勒说:“我会煮熟。”

    “我也差不多。”雅丽蒂亚有了一个非常糟糕的预感,晚上可能得吃一些根本不好吃的晚餐了。

    “我会。”洛克举了举手。

    “瑞图宁在上,那真是太好了。”雅丽蒂亚对洛克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

    奇诺娅提议道。“如果没有别的发现,我建议我们上楼。”

    六人一个跟着一个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一阵寒意忽然侵蚀了这队冒险者。。

    每迈出一步,寒冷就越重。

    雅丽蒂亚从行囊中取出了一整套御寒衣物——这是悲荒遗孤作乱时,雪精灵牧师借给她的——把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武装了起来。

    当众人踏出第三步时,走在最前的奇诺娅忽然表示: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她的脚步。

    奇诺娅拿着火把照了照,一道淡淡的光芒顺着火光扩散开来

    ——那是、时钟?

    一个泛着荧光的时钟的钟面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针正在不紧不慢地走着,现在的时间大约是下午三点。

    既然前方无法通行,众人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当雅丽蒂亚再次站在一楼地面时,忽然就感到热了起来。她快手快脚地脱掉了身上的一切御寒衣物,然后把它们一股脑儿塞回到她的行囊当中。

    众人继续往一楼的其他地方探索,走到厨房门外时,雅丽蒂亚有点不确定地问:“你们觉得,厨房会有地窖吗?”

    “看看就知道了,女士。”奇诺娅回答说,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昆蒂娜提出了她的意见,她认为这里的地方太大,所有人呼啦啦地往同一个地方跑,效率实在有点低。“我想我和洛克可以到观景厅你看看,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的。”

    “我和你们一起过去,有些闷,刚好可以透透气。”奇诺娅做了个想要扇风的动作。

    三人离开后,雅丽蒂亚就和尼格勒还有乔治亚一起探索厨房的内部。

    厨房里十分干净,完全不需要担忧卫生问题;里面的东西也十分的齐全,完全不需要担心在开始做菜后才发现缺乏了最重要的某种调料,同时也不用奢望能在这里寻到任何一丝跟谜底有关的线索。唯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案板上零星散落着几个西红柿,就好像有人在刚开始准备餐点时,忽然有事离开了一样。

    “这里令我想起了第一次参与冒险时的那个城市。”雅丽蒂亚轻声低语。她所说的是那个有着一个精致钟楼、信仰着海神瑞恩的小镇。那是未名处去冒险的第一个地方,雅丽蒂亚勉强地笑了一下,有什么事情能比面对一群宵银信徒更令人兴奋的呢?

    奇诺娅、昆蒂娜和洛克很快就回到了众人身边,之后他们在家庭娱乐室里找到一些娱乐器材,这些东西除了款式有点古老之外,就没任何特别之处了。

    他们结束了对整个一楼的探索之后,时间刚好到了四点。他们重新走到楼梯那儿,但除了钟面上的时间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变化。

    “之后呢?之后呢?”路路正把烧好的热水倒进铜盘里,但她的注意力绝大部分都聚焦在了谈话上,一不小心就让水沾到了脚上。她痛得:“哇——”地哭了起来。

    雅丽蒂亚用涌泉的水为师傅处理了一下伤口,温柔地说:“接下来的事情,等明天再说吧!好好休息,把精力都用在恢复上,好吗?”

    “不好不好,我要继续听故事!”路路抗议道。

    “接下来我们看到了很可怕的事情呢,比墓之王的故事都还要可怕哦。”雅丽蒂亚拿起了烧水壶,把热水倾倒进铜盘里。

    “那跳过那部分继续讲。”路路抱住了徒弟的臂弯央求道:“我保证,知道故事的结局就去睡觉。”

    “我们只是看到了那个令人痛心的结局,但我们的拼图里却少了最重要的那一环,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雅丽蒂亚把烧水壶放回它应该在的地方,坐回床上:“那位知名不具的女神说:除非我们为她找回她的那件东西,不然我们就不可能离开那座城堡——这使得我的心情非常的焦躁……”

    路路用肉球摸了摸雅丽蒂亚的脑袋:“不怕,我一直都在为你祈祷呢,瑞图宁女神会指引你的。”

    “谢谢师傅。”雅丽蒂亚点了点头:“在我们寻找缺失的那几块拼图期间,我决定要改变一下看待严冬之父的态度。”

    路路歪头看向雅丽蒂亚:“所以你现在不讨厌他了?那我是不是可以找雪精灵一起玩啦?”

    “我从来没有阻止你找她玩。”雅丽蒂亚叹了一口气,也许猫妖精就是一种永远抓不住重点的生物,她想。

    “好耶!我一直想亲眼看看沃玛兹牧师使用北风的场面,我明天就去跟她提。”路路兴奋得整个人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转了三个圈圈之后,终于注意到徒弟那张吃了十斤苦瓜似的脸。“那你为什么忽然不讨厌他啦?他给了你什么帮助吗?还是说,他比珂旭还帅?”

    “珂旭是最英俊的男神。”雅丽蒂亚把左脚上的靴子脱了下来,之后又脱掉了袜子::“我不应该把我心中的短剑指向严冬之父。也许我不能把一切都当作从未发生,但我们要活在当下。”

    路路重新坐回床上,用力地点了点头:“瑞图宁女神复活了,森林也重新长了出来,精灵和妖精都重新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她忽然开心地笑了起来:“珂旭也重新回到天上了,并且依旧像以前一样帅,他还顺利地解救了珂宁。”,猫妖精晃荡着两只脚掌,“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且严冬之父都改过啦,原谅他有什么关系呢?你是忽然开始这么想了吗?”

    “你说对了一部分。”雅丽蒂亚说道:“在那件事发生之后,很大一部分本应属于严冬之父的神迹落入了悲荒之神手里,在其允诺后这些权能又进入了霜冬之女的口袋之中。我不确定在已然悔过的严冬之父消失后,取而代之的会是怎样的一位新神。”

    路路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说不定会是个很可爱的女神呢,你会喜欢她的。”

    “当然有这样的可能。”雅丽蒂亚快手快脚地将黏在右脚上的鞋袜拔了下来扔到一旁,然后把脚伸进铜盘里,热水浸没双脚的一刻,她舒服得发出了一声叹息。“但这个很可爱的女神,可能有个叫萨玛斐的父亲,还可能拥有一个霜冬之女的称号,我认为我不会喜欢这样一位冬神,再可爱也一样。”

    “瑞图宁女神也不会喜欢的。”路路极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当然,我也不喜欢。”

    “在城堡里,我毁坏了严冬之父的壁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胆子冒犯一位神祇。”雅丽蒂亚摇了摇头:“在最后时刻,我所要面对的敌人是我的一个镜像。眼看着她浑身都是饼干碎屑……”

    “那个壁画是饼干做的吗?然后你吃掉了严冬之父?”路路被自己的想象惊呆了。

    “不,当然不是,那只是一个比喻。”雅丽蒂亚摇头:“我看见我的镜像浑身都是墙皮的碎屑,灰头土脸的样子,非常的狼狈。“,雅丽蒂亚忽地笑了起来,甚至还笑出了眼泪:”我仿佛听到悲荒继承者的嘲笑:瑞图宁,你看,你的牧师还想着为你复仇呢!她甚至连一幅壁画也不放过,真是可笑。”

    路路用手温柔地为自己的徒弟擦拭掉脸上的眼泪:“女神会宽恕你的,严冬之父也不会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用风雪埋了你。”,路路抬头看着雅丽蒂亚:“干了坏事儿之后,及时发现到自己的错误,之后好好表现就好啦!”

    “嗯。”雅丽蒂亚低下头:“我不会再被霜冬之女引诱,去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参与评论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