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英雄募集令 | 26 人已加入
Kodog Kodog
…………

灵魂之种

  • 2015-6-21 04:22
  • 708
  • 0
  • 0
  • 0
  • 0

    【Vulture佣兵团-Kodog-日常】Cigarette.

    本帖最后由 Kodog 于 2015-6-21 04:29 编辑

    本作品已选择了版权保护,请自觉遵守相关规定。

    这是在Blade走后的一些事和蛇对一件往事的回忆,失去了大半个人生目标和存在意义的Kodog在抽了事后烟后开始思考人生,比方说明天去哪旅游或者去克服一下女性恐惧症一类的事.哲理深刻令人深省,连他爹我都被感染然后陷入了明天究竟出不出去浪的沉思中.
    字数:3507.




    Kodog双臂支撑在无人居住的房间阳台的护栏上抬头看向远处,嘴上叼着的烟已经燃尽了约有四分之一。原本就连在室内都很少摘下的爵士帽被随手搁置在护栏上,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得以在微风中没有直接掉落下去。伦敦的风向来是潮湿的,Kodog的发丝被吹动些许,香烟燃烧所得的烟雾也同风一起飞散着,直到已经燃了有一些的时候才拿下弹弹烟灰然后又重新叼回嘴里。


    这是Blade死后的第三天。


    Kodog向来是被帽檐阴影遮住的双眼望向天空,现在正是晌午,不过伦敦的雾气向来很重也无法直接看到太阳便是了。不过所幸的是近来的天气很是潮湿温热,正是Kodog的理想居住地的气候状态。老实说,就这点而言他还是很喜欢伦敦的


    撇去这个不谈,Kodog来到伦敦的另一目的便是来看看Blade的故乡,顺便将仅存的灰烬留在这里。而这一切已经做完的Kodog自然是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原因,也许他可以顺势去拜访一下在伦敦进行活动的佣兵团的同伴?不过凑巧的是他们并不熟,所以也只好作罢。


    二指将叼在口中的烟拿下,Kodog朝着对面吐了个烟圈。颈部上前些日子在俄罗斯由于情绪波动过大而浮现出的蛇鳞已经褪下了不少,他还曾被Blade说过再怎样装冷静身体也会诚实地反映出一切,一旦情绪波动过大在颈部或背部手腕腰腹等部位就会长出鳞片,需要半个月才会完全消除。


    而亲手了结了Blade后不知为何蛇鳞的消退速度提升了大半,就连现在Kodog甚至还可以感觉到身体鳞片消退时的细微痛感。自那之后,他体内的蛇令他烦躁的躁动也减少了许多,像是安分了不少的样子。这是Kodog情绪波动趋近于0的表现,曾体验过这种感觉的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犹如陷入了沉睡一般的蛇令Kodog有些不舒服,就像被即将被驯服的野兽进行沉睡调整一样。不过他这几十年来从未驯服过那条蛇。


    Kodog猛吸了一口香烟,如果他无法完全驯服“蛇”,那么就将代表他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失控变成毫无自我的怪物或是精神扭曲的另一个人。而这些都不是Kodog所希望的。


    摇了摇头,Kodog恢复为一开始的姿势看向远方。缭绕在他周身的烟味令他回想起曾经与Blade外出任务时蛮有意思的一件事。


    -


    Blade向来是不喜欢过于浓重的血腥味的,可这次他被授予的任务偏偏是进行大规模的屠杀,当然不是他一人进行。不过对象偏偏是他的死对头,Kodog。不过说是他的挚友也很正确。


    Blade看了眼背对着他在距他三米的地方的Kodog,对方正以超高速进行着精准射击,手中的双枪交替更换弹匣。收回视线,手腕转动使出一个漂亮的剑花,Blade以他引以为豪的高速不断斩杀敌人,二人进度几乎相同。二人迅速缩短距离直至接触到彼此的后背后同时呼出一口气,身上浓重的血腥味不容忽视。


    “太慢了,蜗牛。”


    “彼此彼此,Blade。”


    话音一落,在调整好姿势换好弹匣后BladeKodog猛地向前冲去不断斩杀或射杀目标。残阳已落,屠杀也接近尾声。尽管嘴上不断嫌弃着对方,这二位自二战来一起打到现在的改造战士配合仍旧默契,这是只有完全了解彼此的一切习惯喜好战斗方式并能对其下一步动作进行精准无误的预测和完全信任才能做到的默契。他们只能只能死在对方手上,这是二人潜意识中共同决定的,也是一直以来所坚持着的。他们从未停止过较量。


    ——不过这种比数量的孩子气的行为也是较量的一种?


    BladeKodog都有些不清楚,并且并不以此为耻。屠杀是在几分钟后结束的,刚巧是月亮出来的时候。Blade手腕用力以最小的弧度甩掉了刀上残存的血液,收入刀鞘,摘下护目镜放在风衣的口袋中。他身上的一些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诡异的水银般的血液仅是在伤口附近停留了一会就不再流出。转眼去看Kodog也是如此,不过相较Blade的血液来讲看起来是更正常些的红色,只不过在月光的照射下仍可以看出其表面泛起的银色光泽和更深层的不和谐颜色。Kodog的血液也是有毒的,Blade很清楚这点。


    Kodog身上的伤口较少一些,这应该是他是远程攻击的缘故。不过和Blade愈合所用时间相比还是慢了些,郊区的夜晚并不暖和,更何况现在并非夏季。


    偶有风吹起一阵,浓厚的血腥味涌入Blade的鼻腔,他皱了皱眉。他向来是讨厌过于浓重的血腥味的,为了缓和那种微妙的烦躁感他需要颗香烟。可惜的是今天出来他并未带出任何香烟或和香烟有关的东西,就连打火机也没有。Blade极其不情愿的看向正将双枪收回腋下皮质枪套的KodogBlade直到这条蛇无论是去哪身上都会带着一盒不错的香烟和打火机。


    “蛇,有烟么?


    Kodog手下的动作顿了一下,收好枪后在风衣内侧的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和打火机向Blade抛去,后退几步倚在他身后的那棵树上。

    “就剩一颗了,给我留一半。”


    Blade接住后晃了晃手中的烟盒,里面果然只剩一颗。毫不犹豫的叼上然后点上火,将打火机扔给Kodog。对方接住后放回口袋里,Blade深吸了一口香烟,其中的成分令他稍微缓和下些。由味道来说应该是不怎么出名的杂牌子,不过所幸的是他们两个都不在意这些,经常是随手就从商店买一盒。香烟所给这二位带来的危害微乎其微,可以说是近乎为零,更何况他们不是完全的烟民。


    香烟的味道令Blade暂时忽视了血腥味,他吐出一个眼圈,逐渐放松下来。接着就是按照约定的将剩余一半的香烟递给Kodog,那人吸了一口后微眯起眼睛,看上去他也很享受在战后可以将血腥味掩盖的香烟。半支烟很快就会燃尽,而这时Blade忽然想起Kodog的唾液——他的一切体液都是有毒的,尽管那毒对他完全无效。Kodog将其扔在地上用鞋跟碾了几下。二人同时跨过尸体们向着他们的车走去。任谁都不会想在那个血流成河的鬼地方待太久的,况且他们还要回去和老大交差。


    “这次你开车吧。”


    Blade接过Kodog递来的车钥匙坐在驾驶的位置,随后他听到后座传来骨头和枪管同时被折断的声音,以及一个陌生人的哀嚎。接着就是Kodog的一声咒骂,在Blade的印象里Kodog是很少说出这类粗俗语言的。


    “妈的,在车里还有人埋伏。”


    Blade看了一眼后视镜,那上面映出的是Kodog将被破碎的枪管划伤所留出的血液抹到埋伏者手腕上硬生生被Kodog掰出伤口的手腕上,对方在不到十几秒时就直接断气。随后Kodog将那人扔出车外并用力关上了车门,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颈部甚至浮现了几片蛇鳞。看来Kodog对于血腥味也完全不喜欢。


    Blade踩下了油门在最快时间内加到最高速驶离了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坐在副驾驶的Kodog则是闭上眼睛进行休息。二人周身围绕着的淡淡的烟草味掩盖了后座即将散去的血腥味。


    -


    将烟头按在护栏上熄灭,Kodog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帽子戴回头上。这么一想,在刀锋死后过了一会时他抽的似乎就是那天的那个牌子的烟,味道同上次一样不够纯正。不过用来缓和某些情绪却刚刚好,那次的烟草味倒是没能盖过Blade的血腥味,致使Kodog有种他鼻尖仍旧缭绕着Blade的血液的味道的错觉。


    呼出一口气,Kodog点上下一颗烟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就算伦敦现在的天气再怎么好,过几天还是会恢复到潮湿而又阴冷的状态,也许明天就会如此。他还是趁早回去纽约的好,或者和老大请一段时间的假去阿根廷看看。不知怎的,他感觉那里有些不对,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样。


    不过当务之急的还是回到纽约的“Give me money”更为重要,他必须将Blade已经死亡的消息告诉佣兵团里的同伴们,至于该如何解释,他完全没想过。或许将真相告诉佣兵团的各位是最好的选择,可这未必不会成为最坏的选择。以血洗血,这是佣兵的规矩。可这不是Blade所期望的。Kodog在路上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Give me money酒吧。


    Blade不会真被Kodog拐走了吧,你们看他们俩都打那么些年了平常也是一直在吵架打架。还打塌过房顶。”


    “老大,毒蛇是自己人……”


    “而且还是老大你让蛇去找Blade的……就算是被拐走的也应该是被对面的英雄吧。”


    而走在伦敦街道上挑选着给佣兵团各位礼物的Kodog手下一顿,他忽然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看来伦敦很快就又要冷下来了,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对面的店员出声疑惑,还以为她眼前的异国男人是对店里的商品有所不满。接着她见男人勾起唇角微笑,弧度刚刚好。帽檐阴影下的眼睛看向她时也是极其温柔的,开口则是纯正的伦敦腔和温和低沉的男声。


    “请帮我将这些分装成礼品的形式,麻烦你了。”


    店员立马将男人挑选好的商品包装好并递交给他,尚且年轻的店员不知怎的偏偏认为男人的温柔有礼有一半都是装出来的。摇摇头,职业缘故她对只会有一面之缘的外国客人并不需要思考这些。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官方式笑容,利落地结账并说了这一类商店在客人离开时规定的话。


    Kodog又怎会在意店员的那点心情,拎着用纸袋装着的重量不轻的礼品径直走出了商店。一路上仍在沉思该如何和团里的各位如何说明,最后还是决定一句“Blade已死亡。”了事。


    只是Kodog未预料到的是,在一段时间后他将会遇到填补了他人生空缺的,但却有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喜欢上其性格的人。不过,这些Kodog确实不必考虑,那对他的生活不会造成丝毫影响。他目前最重要的只是将他体内的蛇驯服这一件事而已。


    伦敦的气温似乎是降下来了,而美国的根据地酒吧仍旧热闹。他们从未想过Kodog所带回的仅有Blade的死讯。但无论如何这都不会让Kodog的脚步停下,亦敌亦友的Blade的死亡仅会使他暂时失去人生目标,尽管心情有些复杂,但Kodog仍会向前走去。


    时机未到,一切还尚未结束。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参与评论 登录 | 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